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2018冬窗萎靡仅京连土豪 足协将收8.3亿元调节费

2018赛季中超冬季转会窗口关闭,北京国安以4000万欧元的转会费引进西甲比利亚雷亚尔前锋巴坎布,后者也就此成为2018年的中超标王。本次转会期,国安需要向足协缴纳5100万欧元的调节费,而一方有可能缴纳4800万欧元,此外建业也需向足协缴纳压哨新援奥兰多·萨的调节费。

最近的这几年,中超外援的引援花费已经从堪堪超过千万欧元,到拉米雷斯的2800万欧元、杰克逊·马丁内斯的4200万欧元、特谢拉的5000万欧元、浩克的5580万欧元乃至奥斯卡创纪录的6000万欧元。

中超的疯狂砸钱令全球侧目,最终中国足协为限制职业足球俱乐部追求短期成绩、高价引援,规范球员转会行为,维护职业足球联赛市场秩序,促进职业足球健康,稳定发展,特制定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的相关条例,经足协和第三方审计机构审查,根据国内、国际球员转会协议,对出于亏损状态的俱乐部收取等额的引援调解费用。俱乐部引入外籍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4500万元人民币(约580万欧)/人次,内援转会费标准2000万元人民币(约260万欧)/人次,缴纳的引援调节费用将全额返还本俱乐部用于青训,并不得抵冲俱乐部青训预算。

虽然调节费标准看起来有些低,但确实是让各俱乐部的疯狂烧钱开始刹车。另外,不少俱乐部开始想办法刻意控制不超过红线,像华夏幸福的巴萨外援马斯切拉诺,虽然年岁不小,但作为世界级的球星,他转会费只有550万欧元怎么也说不过去,肯定是华夏幸福想了办法将转会费控制在这个数字上。而姜至鹏因为是拿丁海峰交换再贴了部分现金,因此姜至鹏的的转会费用变成了255万欧元(德国转会市场数据)。再比如恒大拿刘健再贴点钱换当红U23邓涵文,一大目的也是为了控制调节费。

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为止,有3家俱乐部需要调节费。北京国安分别以4000万欧元和1100万欧元的转会费签下了巴坎布以及比埃拉,这两项数据均超过了调节费红线,因此国安应该向足协缴纳合计5100万欧元的调节费。

升班马大连一方从马竞以3000万欧元以及1800万欧元的转会费签下了卡拉斯科以及盖坦,这也超过了红线。葡萄牙国脚冯特的转会费为557万欧元,没有超过红线。一方应该向足协缴纳4800万欧元的调节费。不过,也有消息称,大连一方将以另外一种形式从马竞购得卡拉斯科以及盖坦,卡拉斯科和盖坦加盟一方都非现金交易,而是股权转让,并不在足协的规定中。

此外,建业压哨官宣的外援奥兰多·萨这位高产射手,根据外媒报道其转会费也达到了800万欧元,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也是超过了调节费的红线。

也就是说,2018中超冬季转会窗,如果一方这两名外援也需要缴纳调节费的话,足协会拿到1.07亿欧元,合计8.3亿元人民币,该项费用全部纳入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

可以说,相比较去年的冬季转会期,各俱乐部的投入锐减。根据德国《转会市场》的数据,今年只有4名新援的转会费超过了1000万欧元,500万欧元到1000万欧元转会费的球员甚至只有奥兰多·萨、马斯切拉诺以及冯特这三人。而在去年同期,有13人的转会费超过了1000万欧元,其中奥斯卡达到了惊人的6000万欧元,张呈栋、赵宇豪、王永珀、赵明剑以及任航的转会费都超过1000万欧,张呈栋甚至成为史上首个转会超2000万欧元的本土球员。超过500万欧元的球员有14人,相比之下,可谓是高下立判吧。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