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进入FIFA理事会是阶段性胜利 中国足协需未雨绸缪

  5月8日,第27届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在巴林首都麦纳麦召开。会议上,中国足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剑与韩国、菲律宾两国足协的主席一起,以大会鼓掌方式获得通过,顺利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第二天,张剑便以委员的身份第一次参加了国际足联理事会会议,参与了2026年世界杯席位分配等事宜的决策。而在昨天(11日)召开的第67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张剑又以理事会委员的身份,与其他委员一起坐上了主席台,让中国人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国际足坛舞台的中央。可以说,这次是中国足球外交方面迟到了七个月的一次“大捷”。当然,胜利并不会让中国足球的外交工作满足于现状,或许两年之后,中国足球的外交又将迎来一场“新的考试”。

  提高国际地位更需竞争力

  去年9月27日在印度果阿召开的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当时会议的核心主题就是选举新的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因为国际足联执委会改革变成国际足联理事会之后,亚洲的席位由过去的4个增至7席(包括1名女性委员)。中国足协事先经过大量的工作,当选应该比较有谱。但是,一场意外让特别代表大会被突然叫停,使得选举“难产”,再加上随后发生的其他一系列变故,让选举在5月8日才得以进行。最终,在“三选三”即三个席位只有三名候选人的情况下,大会根据亚足联相关章程,以鼓掌方式通过选举,张剑和其他两位候选人顺利当选。

  张剑本人在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之后表示,“这次作为中国足协的代表,能够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我感到非常荣幸。而且,我非常感谢亚足联其他会员协会对我的支持和信任。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发展足球方面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中国足球一直以来发展都不是很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大洲,亚洲足球正在进步与发展过程中。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个新当选的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我希望能够和大家一起、和亚洲足球这个大家庭中的同事们一起,共同提高亚洲足球水平,真正实现亚洲足球的梦想与远景。”而且,张剑在采访中还明确表示,中国足球的发展情况,与亚洲在世界足坛的发展情况较为相似,竞技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因此,对中国足球而言,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当然是应该进一步加快中国足球竞技水平的提高。

  实际上,中国足球竞技水平不高这个现实,某种程度上也确实是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中国足球的发展,因为足球说到底还是需要用竞技场内的成绩来说话。就中国足球本身而言,下一步的工作当然是尽快提高竞技层面的水平,至少需要在亚洲层面有一定的竞争力,才能与中国足球乃至中国这个大国的地位相匹配。

  当选后更需关注亚洲足球

  就像张剑本人所说的那样,在当选了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之后,他不仅需要为中国足球“说话”,更需要为亚洲足球的发展而努力。就目前的亚洲足球而言,其实正处于变革时代,特别是这次亚足联代表大会召开之前,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扮演着幕后推手的亚奥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法赫德亲王宣布辞去所有与足球有关的职务,此事对亚洲足球将产生怎样的影响?目前尚难预料。

  不过,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法赫德的影响力依然存在。就以这次第27届亚足联代表大会为例,在这次会议上女性执委的选举或许不为中国球迷所关注。但实际上,从最终当选的是孟加拉人基隆来看,这可以说是法赫德与亚足联主席萨尔曼联手运作的结果。在会议现场,当大会结束、记者见到澳大利亚的莫娅时,她眼里饱含泪水、差点就要哭出来,记者非常理解也非常同情:她就是政治的“牺牲品”!不是莫娅没有能力和影响力,这些年来,她不止是为亚洲、更为世界女足运动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早在国际足联执委会时代,她就是其中的第一位女性执委。但是,因为澳大利亚并不是西亚阵营中的成员,虽然莫娅出于某种需要,努力与法赫德、萨尔曼阵营靠拢,但最终还是以17比27的票数落选了!

  至于像孟加拉的基隆,虽名义上的亚足联执委会委员,但实际对亚洲女足运动的贡献可以说是“零”。但是,政治斗争就是这样,当权者需要有“摇旗者”、“站台者”,没有主见的基隆远比莫娅更合适。“能力”在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主要因素,所以莫娅就只能“被牺牲”。

  此事看起来与中国足球无关,但实际上也是在提醒我们:未来亚洲足坛的政治变数不可测因素太多。尽管所有人都希望“足球远离政治”,可是,政治却无时不刻地在影响与左右着亚洲足球。而且,之所以提及此事,是因为张剑此次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的任期是2年。2019年5月份前后,亚足联将召开第28届全体代表大会,届时将重新进行换届选举。随着法赫德退居幕后,尽管法赫德目前还是亚奥理事会主席,但未来他对整个亚洲足球的影响恐怕不可能再像以往那样,毕竟有“把柄”在他人手里。所以,从现在开始到2019年亚足联下一次代表大会召开之前,亚洲足球究竟会发生什么?无人能够预知。也正因为此,中国足球需要在足球外交方面更需努力,找到变局是应对良策。

  中国足球当立足亚洲足坛

  中国足球在足球外交方面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让中国人在国际足坛事务中发出“中国的声音”,可以说这目标眼下已经变成了现实。但这只是中国足球发展万里长征中迈出的坚实第一步,而且要让“中国的声音”更加掷地有声,依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竞技水平的提高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还是需要中国足球更多地参与到亚洲足球事务中,需要在亚足联中占据更多的领导位置。

  之所以说中国足球需要在国际足联理事会中占据一席之地的同时,更多地投身于亚洲足球,根本原因恐怕还是在于:中国足协毕竟首先是亚足联的成员,更多事务还是首先需要通过亚洲层面。就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2026年世界杯赛扩军为48队、亚洲分到8.5个席位,这是国际足联理事会作出的决定。张剑作为理事会委员,也参与了决策。但是,从2026年世界杯开始,亚洲区的预选赛如何进行?这并不是国际足联理事会所决定的,而是由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与亚足联秘书处的竞赛部负责的。就像现在的2018年世界杯以及2022年世界杯的亚洲区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由过去的十强赛变成现在的12强赛,就是由亚足联秘书处竞赛部提交具体方案、然后由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展开讨论通过,最后提交亚足联执委会定夺,最终付诸实施。

  众所周知,目前亚足联秘书处竞赛部中只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女工作人员,而且全权负责女足事务、不过问男足事务。未来2026年世界杯预选赛如何进行?因为没有中国人在竞赛部工作,恐怕也就无法在第一时间获悉相应的情况,应变也就谈不上。

  这仅仅只是一个最简单的事例,类似的还有很多事务。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情况,就是张剑作为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自然成为亚足联执委会中的委员,但是,在亚足联范围内,不会负责更具体的事务。就像先前的张吉龙,尽管不是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但因为首先是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所以才有机会担任亚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如今,郑梦奎同样也是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但因为他首先是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所以才能担任亚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全面接班张吉龙。

  所以,从这一层意义上说,中国足协下一步的足球外交工作重心,恐怕还是应该转向亚足联。两年之后,也就是2019年亚足联下一届全体代表大会上,亚足联将进行全面改选。那么,原本属于中国的东亚区副主席一职,我们是否应该考虑重新夺回来?当然,这并不是放弃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一职,而是在国际足联谋求自己席位的同时,更需要抓住中国在亚足联内部的机遇、真正体现中国在亚洲足坛的地位。

  也正因为此,中国足球的足球外交事务依然任重道远。也希望中国足球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