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韩国足协背信弃义 揭秘:中韩足球间看不见的硝烟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巴林报道

  今天(8日),亚足联第27届全体代表大会将在巴林召开,参加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竞选的中国足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剑最终当选的希望极大。这应该说是中国足球外交史上一个“迟到的胜利”。面对韩国人郑梦奎的不守信用,中国足协一度曾显得有些被动,但国际足联的反腐运动以及与亚足联之间的明争暗斗,最终让中国足协和张剑“驱散迷雾”、有很大的希望如愿进入国际足坛的最高决策层中。

  果阿风波后遗症

  或许很多人都还记得去年9月27日在印度果阿召开的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上的那次“政治风波”。当时,亚足联召开特别代表大会的目的就是选举产生增补的3名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中国足协为了能够让中国人出现在国际足坛的最高权力机构以及决策层中,经过精心谋划,让张吉龙主动“裸辞”,辞去了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以及亚足联其他下属委员会中的所有职务,将其职务全部转交给韩国足协的郑梦奎,作为“交换”,郑梦奎退出国际足联理事会的竞选。

  经过多方努力,眼看中国足协的谋划将会有所回报时,特别代表大会因为大会程序未被通过而被“叫停”,新委员也被迫推迟产生。这当然与张剑及中国足协没有太多的关系,根本原因在于国际足联与亚足联之间,或者说是国际足联新主席因凡蒂诺与亚足联主席萨尔曼之间存有分歧。特别是在理事会的候选人方面,因凡蒂诺反对卡塔尔人穆赫纳迪参加竞选,而萨尔曼则极力希望穆赫纳迪当选。在大会被叫停后,因凡蒂诺通过国际足联伦理道德委员会,对穆赫纳迪实施一年的“禁足”,导致穆赫纳迪始终无法参加这次竞选。

  韩国人赶上了“点”

  “果阿风波”后,亚足联在去年10月29日宣布定于今年2月28日在吉隆坡再次召开特别代表大会,选举产生新增补的三名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之所以将会议定在这个时间,亚足联主席萨尔曼本来想的是穆赫纳迪被国际足联禁止参加竞选的事宜很快就会过去。但在果阿会议上被“将了一军”的因凡蒂诺显然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亚足联宣布新的特别代表大会开会时间后,国际足联于去年11月16日宣布对穆赫纳迪实施禁赛一年的处罚决定。这又打了萨尔曼的一个“措手不及”。无奈之下,亚足联在去年11月23日宣布:取消计划,将增补选举事宜安排到今年5月8日在巴林召开的第27届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

  亚足联的这个决定,也让韩国人郑梦奎感觉到“时机”到来了。在郑梦奎看来,当初与中国足协达成的“君子协定”是适用于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如今亚足联取消了特别代表大会、而将选举安排在第27届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进行,也就不存在与中国足协之间的“君子协定”了。因而,在去年11月底于阿联酋阿布扎比召开的亚足联年度执委会会议以及亚足联年度颁奖晚会期间,郑梦奎就已经开始全面启动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工作,在西亚各国之间展开了各项游说工作。而且,郑梦奎还代表韩国足协与包括阿曼等多个海湾国家足协签署了合作协议,展开“拉票”。

  韩国人的这种“不讲信用”引起了中国足协的高度警觉。今年2月2日,亚足联正式公布了参加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竞选的八位候选人名单,郑梦奎赫然在列。而按正常情况,在FIFA理事会中的7个席位中,日本足协主席田岛幸三、马来西亚的冬菇、科威特的法赫德以及巴林的亚足联主席萨尔曼这四位原来的国际足联执委会委员分别属于东亚区、东南亚区和西亚区,或者说前两人属于“大东亚区(包括东亚区和东南亚区)”、后两人属于“大西亚区(包括西亚、南亚和中亚)”,在亚足联政治格局中属于固有的“均势”状态。新增加的3个席位中,如果两个都来自东亚即韩国的郑梦奎和中国的张剑均当选,而女性委员中也以澳大利亚的莫娅呼声最高,则“大东亚区”就将有5席,而“大西亚区”就只有2席,亚洲足坛的东西亚均衡格局就将被彻底打破。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东亚的中国和韩国两位候选人中就只有一人能够当选。所以,中国足协在警觉的同时,开始展开行动。

  张剑重启公关路

  在亚足联正式公布了参加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竞选的八位候选人后,中国足协重新拟定了应对方案,张剑也开始重启“公关之路”。与去年9月果阿会议前的一系列行动不同,中国足协这次没有聘请专业的公关团队,而是由张剑本人亲自出马,拜访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的多数单位。经过精心策划后,在这次会议抵达巴林前,张剑先后前往西亚、中亚、东南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足协进行拜访,展开交流活动。而且,中国足协还专门为张剑竞选准备了国际化的宣传小册子。

  在张剑展开游说公关的同时,韩国的郑梦奎也可以说是步步紧逼。譬如,当张剑3月份前往西亚公关后,郑梦奎在4月份专门安排前往西亚,与阿曼、沙特等国足协领导进行会谈。就在这次代表大会前,郑梦奎还专程造访了阿联酋足协,在5月4日与阿联酋足协签署了交流备忘录。而且,在阿联酋期间,郑梦奎还专门约见了伊拉克足协官员,并与伊拉克足协达成一致,在韩国队6月13日客战卡塔尔队、进行12强赛前,专门在阿联酋设立训练营,与伊拉克国家队进行一场热身赛,费用由韩国足协承担,而阿联酋足协也答应以最高标准接待双方球队。

  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事发突然,即关岛足协的主席黎锦豪(Richard Lai)在4月28日被爆出受贿、且事件牵涉到科威特的法赫德亲王,黎锦豪随即被国际足联伦理道德委员会暂“禁足”90天,法赫德随后也在4月30日宣布辞去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一职并退出5月8日的选举,中韩这场看不见的“暗战”究竟谁胜谁负,恐怕不到最后一刻很难有定论。但是,因为赶对了“点”,先前曾两次参加国际足联执委会(理事会)委员竞选的郑梦奎这次总算是可以如愿以偿了。

  今年3月23日,中国国家队在长沙历史性地战胜了韩国队,在世界杯12强赛中取得首胜。这一次“中韩暗战”,不管出于何种原因,至少中国足球并没有输给老对手韩国。不过,未来更艰巨的考验,依然还在等着中国足球和张剑。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