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中国杯证国足选材面太窄 精神层面改变任重道远

  打完中国杯首战,里皮可能会想,这场球和2016年11月15日的12强中卡之战,如果调换一下先后次序,也许,中卡之战会因为曹赟定有更好的表现。显然,小曹在国家队的第2场远超第1场。

  曹赟定是中国足球的一个缩影,他已经27岁了,但国家队经验几乎接近于零。国家队的新陈代谢功能几近失效,一个后果是,国家队常备阵容30人之外的替补阵容,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巨大。我们经常听说,巴西国家队有200个实力接近的球员可供选择,听牌的面像大海一样宽广。但在中国队,对不起,只要30人左右。30人之外的,比如中国杯的这支国家二队,只有2、3人能达到国家一队的要求。

  有两个利好消息。接下来的12强赛,里皮将得到一个更好的曹赟定,可能还包括高准翼和毛剑卿。另外,在经历了国家队首秀之后,也许,下一个曹赟定或将出现在国家队新人的小集训中。里皮或已经感觉到,中国队的选材面严重不足。一个治标的对策是,针对国家队新人的小集训,必须成为国家队建设的新常态,以推动国家队新陈代谢回到正常的功能。

  中国杯就是国家队新人的小集训,就是培养新人,锻炼队伍。接下来,里皮不用每次都亲自带小集训,他可以让他的Coach德罗索带。大部分中国球员同质化程度很高,区别在于有没有比赛机会,也许有那么2、3场球就出来了,国家队就可以一用。一次小集训能冒出来一个两个,就已经很不错。

  pub_large151402772_8_263386399.jpg

  当然,还有一个坏消息,中国球员成熟期远远滞后于欧洲球员。同样是国家二队,冰岛比赛能力和经验远在中国之上。冰岛二队的打法风格跟一队相对统一,所以,大家一下就能感觉到这就是冰岛的特点。其一队和二队,在打法上和理念上,是统一的,一脉相承的。实力上的差距主要体现在个人能力上。有差距,但差距远比中国一队和二队的小很多。我们的一队和二队之间的差距有点大,是会踢和不会踢的差距。另外,二弟的脸上很难看出大哥的痕迹,其实,短短几天的时间内,里皮整合队伍的能力已经很不俗了。

  当然,包括冰岛在内的欧洲先进国家在风格和打法上的高度统一,是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底蕴累积的结果,绝非一日之功。而这正是我们和欧洲的实力差距所在。战术运用层面,经过上半时的试探,下半时就走地面打杨善平的转身。冰岛的打法是清晰的,明确的。大家能看得清楚,冰岛人在干嘛,想干嘛。我们确实看不出想打什么。比如说,里皮说要看到侵略性,但对刚刚国家队发蒙的球员而言,臣妾真做不到。记得我们小时候发蒙写描红本,就是一笔一划临摹,不可能有创造性。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中国足球的痼疾:球员在少年时代没有经过高水平的教练指导和比赛养成体系。按照10000小时成才理论,欧洲18、19岁的年轻球员,已经完成了10000小时高质量的比赛,就是一个比赛能力上成熟的职业球员。进入职业足球之后,主要是学习和吸收职业联赛的经验。大约在24、25岁进入相对的高潮期,27岁就要出成绩了。

  目测一下,中国球员的成熟期也许要晚5-7年。郑智和王栋,把球踢明白的时候,已经30多岁了,接近职业生涯晚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感觉。这还是中国球员极少数的硕果仅存。由于身体能力和职业素养的局限性,更多球员在把球踢明白之前就退役了。

  欧洲的国家队也有小集训,但那是针对年轻球员,且不包括基本能力的训练。用里皮的话说就是适应国家队,让他们明白国家队的技战术要求,这样正式入选参赛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不必像过去一些球员一样为初次入选的激动而付出代价。而中国队的小集训要“大”很多,要在很多基本能力上训练27、28岁的选手。 在一个更大的范畴,国家队的问题,在国家队微观层面的技术性整改只能是事倍功半 。沿着国家队向产业的上游倒逼改革,也是目前的一大潮流。不过,难道体制真的傻到不懂青训吗?不是的,这是谁都能明白的常识。没有人是傻子。表面上看,青训跟体制的KPI指标没有关系,他的任期目标中没有青训这一个选项。我个人对中国足球的理解是541阵型,简单说,国家队的竞争力,10%由国家队主教练决定,40%由足球工业体系决定,50%由国民性决定。

  pub_large151402772_8_263386101.jpg

  我想到了鲁迅先生弃医从文的故事:一次看日俄战争的电影,影片中是日本战胜的情形,有中国人给俄国人当侦探,被砍头时,围看的中国人却叫好,“从那一会后,我便觉得学医并非一件要紧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作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广文艺,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 

  中国足球最需要的是鲁迅,而不是现在看到的眼花缭乱的林林总总。里皮不是说了,中国球员技术不差,身体不差,差的是团队配合。所以,我们目前看到的种种并非要紧事,凡是国民性有问题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技术如何出众,也只能作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最终赢不了球。

  连续7年,日本儿童最向往的职业是足球选手。而在某大国,连续7千年,最向往的职业大概是公务员。胜负已经判定。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