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到 体坛网首页! 登录    快速注册

缘何李圣龙改年龄被重罚 中国足球以大打小何时休

  本周一傍晚,足协官网开出罚单:《关于对上海上港集团足球俱乐部运动员李圣龙违规违纪的处罚决定》。文件中称:李圣龙存在年龄、身份的双重造假行为,禁赛期半年,从2016年7月12日至2017年1月11年。这也就意味着李圣龙将错过今年下半年的所有国内赛事。值得一提的是,中超预备队联赛赛程已过2/3,李圣龙目前仍以1球优势力压鲁能成源领跑射手榜,本有极大可能荣膺今年预备队联赛金靴。

  补报一线队结果吃罚单

  李圣龙本赛季伊始并未进入到上港一线队30人名单中,毕竟其在2015赛季没有任何出场数据可言。不过“下放”预备队后,作为上海足坛名宿李龙海之子,绰号“大陆歌王”的他反倒“知耻后勇”成为预备队联赛大杀器。被禁赛前,李圣龙已经攻入14球,高居射手榜第一。若非自7月12日起就无法在预备队联赛中出场,李圣龙锁定本赛季预备队联赛金靴不成问题。更况且,李圣龙预备队联赛已经遭禁一个月,但依旧以14球力压上赛季金靴成源1球。可以说,李圣龙的禁赛“缺阵”,对于本赛季极有可能打破鲁能预备队连续5个赛季垄断成为预备队联赛新霸主的上港而言,锋线实力大为受损!

  可上半年还在预备队联赛正常作赛,为何下半年突然被年龄门所禁赛了呢?

  其实正是因为上半年在“次级联赛”中发挥相当不俗,出类拔萃,上港一线队当然希望在夏窗报名表更迭之际,将李圣龙“补报”回一队。不过足协如今已经对球员年龄真实性查验要求极严,必须三证一致——也就是说户口簿(出生证)、身份证和参赛证必须姓名、出生年月都相符!

  因此,李圣龙此番属于“自投罗网”,正是因为当年改年龄没有改彻底——92年出生的他,为了改小一岁“移至”93年龄段(否则就将成为89届中年纪最小最吃亏的球员),曾特意赴户籍制度管理相对不严的安徽进行“造假”,不过由于不愿放弃上海户口,所以户籍并未彻底从上海迁至安徽,这也为其之后的东窗事发埋下了伏笔。

  自李圣龙2013赛季报名中超后,官龄93年1月27日出生的他,显示的籍贯一直是“安徽”,但事实上业内都知道,作为“龙海之子”,李圣龙是地道的上海小囡。

  如今正式禁赛通知下发,圈内感叹“歌王不幸”的同时笑言:未来改回92年真实年龄的李圣龙,终于可以做回名正言顺的上海人了……

  为踢全运会大多改年龄

  随着足协近年来严查“年龄门”,足协官网公布的假年龄处罚文件屡见不鲜,绝大多数球员都是改1到2岁为主——通常改1岁禁赛2到3个月了事,改2岁者则会是4到6个月禁赛期。李圣龙不过是改了1岁,但却重罚半年停赛,明显有失偏颇,这又是缘何?

  关键在于上海93年龄段男足在2013年问鼎了全运男子足球甲组冠军,继上海东亚89年龄段后,实现全运男足史上的首度卫冕。而作为全运冠军队一员,李圣龙曾在半决赛同浙江队的点球大战上,最后一罚勺子点球戏耍浙江队门将邹德海帮助球队挺进决赛。

  作为上海队卫冕全运男足冠军的关键先生之一,李圣龙仅仅改了一岁却遭足协半年“翻倍”重罚,也就不足为奇了。

  事实上,每4年一届的全运会,由于各队太过重视金牌政绩,尤其是男足这样的重点“多金”赛事。不少省份为了让年龄稍大1、2岁的球员“顺利挤进”全运报名年龄段,集体组织改年龄、改名字、与他人交换身份证等作弊行为屡见不鲜。

  当然,不少球员在年少学球伊始,就经教练或相关人士指点,改入奥运、全运重点年龄段,比如76改77、80改81、84改85、88改89、92改93等等。这也是目前国内80、84、88、92年龄段球员人数稀少的关键。

  不过也有球员因为更改年龄时“关系没有托到位”,就存在着在青年队时期长期“借用他人身份证”,参加全运等各级U系列赛事的怪状。

  比较著名的是88年龄段的冯仁亮参加09年全运会,当时不过是教练及体育局相关高层人士帮助其取得全运参赛资格。冯仁亮自身的身份证、户口簿上都是1988年出生,并未彻底改成1989。即使“侥幸”参加了全运会,随着冯仁亮2010赛季加盟申花后的名声鹊起,进而入选了国家队,2010年底临近亚洲杯报名前,亚足联在球员内部注册系统上发现了冯仁亮生于1988却报名1989的“疑点”。

  最终,躲得过中国足协却未能躲过亚足联“审查”的冯仁亮被重罚禁赛半年,更是失去了参加亚洲杯的宝贵良机。事后,重新使用自己1988年5月12日真实年龄的冯仁亮在接受处罚后长舒了一口气:“能恢复自己真实的生日获得解脱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至于李圣龙,改回真实年龄或许未来也能更名正言顺地在国内赛场上驰骋——此番向足协“自首”有改年龄情况,一方面也是上港俱乐部担心亚冠8强战名单更迭过程中,如若也将李圣龙补报进一队亚冠名单,一旦让亚足联审查到这一疑点,那么无论之于上港还是李圣龙本人,负面影响都太大!这也是李圣龙前两年参加中超,报名年龄都未被识破的关键——毕竟当时的上港还没有踢亚冠的“忧虑”。

  也正因为如今足协在核查报名年龄上遵循“三证合一”原则,规范度、严格率逐渐向亚足联靠拢,所以近年来不少曾在相对“管理不严”的全运会上有过“借用他人身份证”前科的球员,在登陆中超后,果断改回了自己的真实年龄。

  比如如今在江苏苏宁担任中后场替补的张新林。在2013年全运会上,不得不“虚报”为93年出生,而被舜天正式签下后,之前改年龄没有改彻底的他,索性用回了自己的真实年龄——92年6月4日出生。

  而同样是2013年全运会男子足球乙组比赛上,最终获得亚军的浙江代表队,主力中卫名叫“陈晓寒”,报名年龄一度为1996年。然而本赛季正式进入绿城一线队后,“陈晓寒”摇身一变成了王瑒,报名年龄也用回了最真实的1993年。显而易见的是,此前王瑒一直是在使用“假年龄和假名字的纯他人身份证”踢球。从资质上而言,来自保定的王瑒被誉为各方面天赋完爆国安郎征。但较之李圣龙改了一岁就被禁赛半年,而王瑒曾冒用“陈晓寒”多年,登陆中超后立马改回真实年龄和名字即可安然无恙,“大陆歌王”是否有些太冤?

  废除奥运4年分届批次,杜绝年龄造假

  冯仁亮之外,近年来比较知名的“假年龄遭短期禁赛球员”无疑是88改89的陈志钊和孙世林。陈志钊在2014赛季转会国安后不久,便被足协查出曾将参赛证年龄改为1989年出生,为此“钊仔”付出了停赛4场(含预备队)的代价。

  不过和冯仁亮类似的是,陈志钊彻底用回真实年龄后,职业生涯出现了大滑坡——在国安始终无法打上主力,为求更多比赛机会加盟富力,如今这位昔日国脚更是成了家乡球队的板凳。这与冯仁亮现已沉沦中甲泯然众人颇为相似。

  而孙世林倒是在用回真实年龄后,长球不少。上赛季初,实际1988年10月24日出生的孙世林,被足协查出其1989年1月24日报名年龄作假后,遭禁赛3个月。停赛复出后,孙世林从右后卫位置转道后腰,其中场拦截扫荡能力,已经具备了准国脚水准。可以说,孙世林恢复真实年龄后明显是卸下了包袱。

  事实上,球员改年龄早已是国内足球圈公开的秘密。即使目前国家队阵中不少大腕,也有过年少时不得已“改年龄”为谋求更多比赛机会和更好发展的案例。然而“以大打小”的最终代价还是惨痛的——看似20岁出头时横空出世,然而年龄增长后就趋于平庸甚至“早衰”——81改85的陈涛就是业内公推的“代表人物”。

  不少有过改年龄经历的球员就曾和笔者直言:“我是改过,但像我这样改1岁的算夸张?!改得比我多的,2岁3岁的人多得是!而且别人都改,你不改,最终吃亏的岂不是你自己?!”

  最令改年龄球员头痛的还是“过生日”——往往对外媒体、球迷送来生日祝福时,通常并非他们的实际生日,但也不得不“笑脸相迎”;而真到他们自己过生日那天,却只能私底下悄悄过,从不敢公开。

  多数改年龄球员都“习惯性”将自己的年龄改为次年(或者后年甚至更后)1月,这也使得目前中超、中甲乃至中乙赛场上,年初1月出生的球员始终是“最主流”。可以说,在这个国内球员生日最集中的月份,绝大多数人都非实际生日!他们也成了无奈悄悄过生日的主体。

  当然,如果有过硬的私人关系,个别球员通过一定渠道,将自己的出生年月日整整延后一年或是更多,进而在改年龄的同时,可以继续照常过生日。

  李圣龙未能改年龄改彻底导致“东窗事发”,这也从另一侧面反映了京沪两地球员改年龄难度之大——相对其它各省市而言,京沪球员的年龄真实性最高,尽管也有极个别球员拥有“通天的家庭背景”,改过年龄。但相比湖北、安徽等假年龄重灾区(没改年龄的简直凤毛麟角),京沪有过改年龄的本土球员可谓少之甚少——这也是李圣龙不得不借道安徽改年龄的关键,但他当时由于舍不得放弃上海户口“置换”成安徽户口,导致最终未能彻底改成“93年出生的安徽籍球员”。

  不少二三线乃至三四线城市的球员和笔者坦言:“我们那儿户籍管理制度不严,想改年龄容易得很,一般去派出所送两条烟就能搞定。出生证、身份证、户口簿全部改好,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正是因为国内球员假年龄过于泛滥,足协近年来从97后球员开始严查骨龄,即使超出稍许也坚决予以封杀,甚至不允许参加全运会,从源头上杜绝假年龄球员滋生。不过近年来的骨龄测试也遭受不少质疑,有些球员确实没改年龄,但由于“长得比较着急”,相貌老成,发育较早,导致骨龄会偏高于同龄人。

  比如绿城97年1月出生的樊津铭,刚刚上调一队成为三号门将的他,并没有参加明年全运会男足比赛的资格——理由是骨龄超出0.1,无法通过足协的硬性规定。虽说小樊确实长得太过老成,但的确是实打实的97年1月20日出生。

  足协从早年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如85国奥重灾区,可以说除上海籍球员外清一色假年龄)到如今的彻底“零容忍”,步幅迈得太大,是否也会矫枉过正——因为不少即将从事职业足球的孩子家长表示:“足协既然连0.1都不能放过,那么在发育过程中,只能给他们吃点‘药’,让他们的骨龄可以恢复到正常水准,同样让足协查不出他们骨龄有问题。”

  圈内最专业人士则道出了杜绝假年龄的关键:“国外都是一年一个批次球员,最多两年一批次球员。我们因为全运、奥运政策,每4年分届一批次球员,导致不少球员不得不改,不少边缘年龄段球员(80、84、88、92年等),不改年龄的话,职业生涯甚至无法顺利发展!取消国奥年龄段分届,给每个年龄段球员一视同仁的公平机会,那么假年龄自然而然会在中国足坛消失。”

  讽刺的是,国内以每4年一届奥运会为球员年龄段“分批次”,一方面是目前国内球员的自身实力很难拿到奥运男足小组赛入场券,另一方面奥运男足赛事的重要性远无法同世界杯相提并论。那么我们还要坚持“4年一届”奥运年龄段还有何意义?!

  最后说回主人公:“大陆歌王”李圣龙,尽管下半年无法踢球,更是失去了穿上预备队联赛金靴的良机,但大陆歌王并没有闲着——他继续着自己的副业,写歌创作录音,近期更是发表了个人第一首单曲MV。或许在改回真实年龄后,大陆歌王会过得更加潇洒自在。

  附:本年度足协处罚假年龄球员名单列表:

  李圣龙 上海上港 6个月

  赵崇冉 天津泰达 4个月

  蒋英浩 辽宁宏运 6个月

  刘晓东 保定英利易通 3个月

  樊群霄 海南博盈海汉 4个月

  成泽成 海南博盈海汉 4个月

  韩青松 青岛黄海 2个月

  张竣峰 上海聚运动 7个月

  杜冠阳 上海聚运动 7个月

  朱子林 内蒙古中优 2个月

  朱子森 河北精英 2个月

  注:足协处罚从未说明球员具体改年龄“幅度”以及实际年龄、处以禁赛时长的标准是什么等细节情况,仅仅是根据纪律准则第65、66条的年龄或身份造假行为作出裁定。

编辑:庄太坤 关注他的微博

相关文章

乐趣热文

体坛传媒旗下子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