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体坛网 > 体育新闻 > 国内足球 > 中超 > 正文

申花怀旧系列之范赟:命运多舛 在云南才赚到钱

2011年06月17日10:41来自: 东方体育日报 我要评论(0) 字号:[]

  从1997年年底进入上海申花至2001年离开申花,21号队员范赟在上海球迷心目中的印记并不是最深刻,直到2002年下半年申花客场以0比2输给云南红塔时,申花球迷才有了心痛的感觉:正是凭借范赟的一粒进球和一次助攻,红塔才获得那场比赛的胜利。

  谈起自己在申花的时光,范赟说:“四年申花路,有痛苦也有欢乐。走的时候,应该说还是年轻、冲动,因为徐根宝当时也没赶我走……”说到目前投身青少年足球时,范赟笑道:“其实,带小孩子踢球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特别是看到他们在自己的带教下取得进步时,心里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今日·范赟

  喜的是,教练要我参加训练,说明人家重视我了;忧的是,刚出院,身体还没好利索,体能储备上又不够……我记得,大热天的,他派我上场比赛,我拼了20分钟,就眼冒金星!

  ——1999年范赟肝炎刚好就立刻返回江湾基地参加拉扎罗尼的训练

  命运多舛:骨折好了,肝炎来了

  范赟至今还保存着1996年在浦东队踢球时全家福照片——从上海市少体校毕业后,范赟就直接去了上海浦东队参加全国乙级联赛。“当时的感念就是毕业后就好拿工资了,我记得去浦东队一个月1000块,就开心得不得了。”1996年赛季结束,在前上海队主教练王后军的执教下,上海浦东队只踢了一年乙级联赛就升入甲B联赛。

  1997年,身为上海浦东队球员的范赟入选上海八运代表队。并参加先前由波兰教练安杰依指挥的青年联赛。第八届全国运动会后,范赟被点名去了申花队。“当时是安杰依直接向申花俱乐部要人,后来组织上就让我去申花队报到。当时上海球队相互之间人员流动都是组织上安排的,当时浦东队主教练是郑彦,他不让我走,我是想有机会去申花踢球,当然很开心。”

  令范赟始料不及的是去申花报到的前一天自己左腿腓骨骨折了!“说好第二天去申花报到的,前一天,有一场比赛,郑彦让我上场再做一下贡献,我就上去了,结果被陕西国力的一名队员一个‘双飞’铲球,我左腿腓骨骨折了。第二天,我记得是申花领队戴春华亲自来接我的。后来,1998年,我就在申花养伤养了一年……”

  1999年年初,范赟跟着申花飞赴昆明参加海埂冬训。刚刚把腿伤养好的他,在冬训期间不巧染上了甲肝。“我连海埂基地的门都没出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会生的病。队里,就我和毛毅军两个人给染上肝炎!”

  肝炎来袭,范赟和毛毅军一起住进了距离江湾体育场不远的长海医院。“我和毛毅军住在一间病房,住了一个多月。我记得开始的时候,每天都要吊一天的水。医生说我们不能看电视,所以只能天天看看报纸。中午一顿是我爸妈把饭菜送过来,晚上一顿是他爸妈把饭菜送过来,日子就这么熬着。我那时急是因为来申花后,还没能参加过一场比赛;看看毛毅军,他是老队员,又是球队主力队员,他这么一病,收入影响还是很大的。”

  从长海医院出来后,医生说还需要继续休养、不能立刻参加激烈的体育运动。但面对自己来申花最初的一年半里,一直在和伤病斗争,范赟心里的滋味就别提了。在接到戴春华的电话后,22岁不到的范赟还是立刻返回了江湾基地,参加了由巴西教练拉扎罗尼主持的训练。

  “巴西教练好像认为感冒是大毛病,认为肝炎是小毛病。”范赟回忆当时被要求参加强度训练时感到很吃惊,“他们认为球员感冒了,就不能参加训练,要等到彻底好了才可以踢球;他们认为肝炎需要住院治疗,但出院就说明可以参加训练了。”

  对于亲历者,范赟说他那时就有喜有忧:“喜的是,教练要我参加训练,说明人家重视我了;忧的是,刚出院,身体还没好利索,体能储备上又不够……我记得,大热天的,他派我上场比赛,我拼了20分钟,就眼冒金星!”

  1999年下半赛季,范赟基本上都有被派上场踢比赛的记录。

(

  谢晖爱名牌,申思擅写作

  在范赟的家中,客厅的墙壁上,挂在好几幅范赟身着申花球衣的相片。在刚进驻申花在江湾的基地时,范赟的第一个室友便是大名鼎鼎的谢晖。

  “我和谢晖分在一间房间,他比我大两岁,每天打扫房间都是我。运动队里都有传统的。小队员进队,都要帮助拎球、打扫卫生。再说,老队员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范赟并不为自己那时天天打扫房间感到尴尬,“谢晖那时喜欢打电子游戏,就是那种足球电子游戏。”

  在范赟眼里,谢晖是一位比较自我的球员。“谢晖很喜欢吸收一些新鲜的事物。记得那时基地里的食堂伙食还是很不错的,但他常常会不去食堂吃饭。他喜欢跑到复旦大学后门的小饭店里找意大利通心粉吃。说那样吃,是职业足球运动员的吃法。还有,什么饮料不能喝,什么东西不能吃,他都说得头头是道。在饮食上,他是比较讲究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比较讲究‘职业化’。”

  2000年初,随着朱琪转四川全兴、谢晖转会德国亚琛之后,范赟便和申思做起了室友。对于两位室友,范赟最强烈的感受是:“前一位喜欢谈名牌,后一位喜欢谈足球。”

  范赟说那时的申思也常常会伏案写东西,“他写书,我是小队员,一般也不会打搅他。再说,小队员有小队员的圈子,老队员有老队员的圈子……”

(

  老彼德离开后 淡出主力阵容

  有了1999年下半赛季的一些历练,范赟在2000年初随队去澳大利亚集训时,自己心里也有了一些底。在前南著名教练彼德洛维奇的带领下,范赟说那时的他对自己在申花的前景非常看好。

  “那年联赛前的准备期训练是在澳大利亚进行的,我当时的发挥应该说还是不错的。后来老彼德在那年联赛里一直用我,可以说基本上场场比赛都有上场的机会。”范赟说他至今都非常感激老彼德,“不管别人怎么说,但就我个人而言,老彼德对我的帮助是很大的。不管我的状态是好是不好,都始终给我机会,并且一直告诉我:我相信你的能力!”

  对于在老彼德手下踢球的日子,范赟充满怀念:“当然,那时作为年轻队员,上场比赛也会紧张,不管上场是20分钟,还是30分钟,发挥方面也存在起伏,但总体而言也没辜负老彼德的一片心意。”

  范赟说当年非常珍惜每一次上场踢球的机会:“那时在申花,除了国家队队员和外援,还有国奥队员。像我这样一步一步走上来的队员,能在申花踢上球,已经算很不容易了。”

  令范赟有些伤感的是,老彼德在2001赛季选择了离开,在他的同胞佩特科维奇的执教下,渐渐成为主力右边前卫的范赟却忽然远离了比赛阵容。“当时来了一名外援,我觉得那个外援的能力没我好。直到大半赛季之后,那个外援离开了,最后也没剩下几轮比赛了,后面才让我踢。那时因为长久没踢比赛了,场上的节奏也陌生了,我也就谈不上有什么发挥,基本就算正常发挥而已。”

  2001年年底,申花队从江湾搬进了康桥基地,范赟也搬了过去。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范赟添置了微波炉和小冰箱,可没过几天,随着俱乐部的重组和徐根宝回归,范赟却选择了离开。

  “四年的申花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痛苦也有欢乐。走的时候,应该说还是年轻、冲动,因为徐根宝当时也没赶我走……是我自己向他提出转会的。当时觉得自己了不起,后来足协取消升降级,我找下家就变得很困难了,结果在家里呆了两三个月……最后多亏了云南红塔队主教练戚务生,是他让我去那边的。”

  后来的故事自然是和漂泊有关——范赟分别在昆明、重庆和南京度过了八年的漂泊生涯。“在红塔的两年,赚到了一点钱。红塔退出后,我不得不离开昆明。此后足球大环境不好了……”

  2010年,范赟退役了,并在上海幸运星足球俱乐部担纲起“1999年、2000年出生”球员的球队主教练。范赟表示:“带小队员,看到他们成长时,心里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

抢双色球史上最优惠套餐 | 大乐透亲民加奖